重聚(1)

今年八月中如期與胡坤德老師在加州會面,睽別二十多年,師生在異國見面值得大書特書!

是日天氣晴朗,風和日麗,清風徐來一掃南加州數日前炎炎酷暑。下午師母驅車來飯店接我,然後前往Newport Beach的Fashion Island購物中心,沒有擁擠的人潮,我們信步漫走,坐在露天座位上,一直聊到天色漸暗。 話題有舊日師友,投資理財,小賭怡情,靜坐練氣,真是愈罷不能。原本想請老師師母吃頓飯,我也可以順便打打牙祭,因為老師例行的養生法門,就省下來了。

大學重修機率論對我的影響極大,因為重修我收斂起玩心,紮紮實實的把統計學好,在我後來求學過程中幫助很大。也因為能定下心來學,才能體會老師教學認真與獨到的見解。(說到這就想不禁到幾個數字:1.282, 1.645, 1.96, 3.126; )老師說過幾年就要退休了,其實統計現在正夯,不急,不急!
 
跟老師見面後幾天,也因此跟助教學長林名甫連絡上,學長也住在加州,學長,我來找你了!

(原本早該將這篇寫好,這幾個月來可以說是馬不停蹄的忙,總算有點空了)

東海回憶錄 — 合唱團(三)

兩年前我貼寫22路公車一文,沒想到兩月後收到下面的留言

林怡文–老姐 | November 15th, 2007 at 9:22 am 嗨!我是老姐,沒想到在這裡看到二十多年前一個工工系新生的回憶,而且居然記得老姐的名字!?!
哇!!真是太驚喜了!!
請問你是當年工工系中的哪位帥哥?
我很好奇耶!哈哈!
不過我有點猜出你是誰了?
希望你回信告訴我!
謝謝!這篇文章讓我一下子回到那段深夜練唱的有趣日子!

網路真是太讓人驚喜了。

工工系的合唱團是一項傳統,現在東海官網中校歌的一個版本就是工工系合唱團唱的。不過我覺得現在的規模好像小了許多,而且是男女混聲,不向我們當年近百人,而且都是男生。

工工系練唱好像都是十點才開始,練到深夜。所以那段時間我常是練完民謠,就接練系上合唱團。我們練習的地點友好幾個:外文系館,東大附小,系圖。系主任郭東耀先生,來看我們練唱時對老姊非常的客氣,稱老姊「林小姐」,「林小姐的阿公,是我在台大的老師」。(世界還真小)

當年練的兩首歌『慈光歌』(指定曲)和『漁陽鼙鼓動地來』(自選曲)。我很喜歡『漁』,Youtube上也有不少團體的演出,我覺得這一團唱的還不錯,大家也可借此想像近百人的氣勢。

不過這首歌的氣勢,倒不是光靠人多,整曲氣勢一開始bass就要能成功醞釀風雨愈來的感覺,稍受tenor加入後,情勢加緊,越到後頭,浪頭就得越高,這樣才顯得出全男聲的特色。對我來說上面這影片在2:20「指日下長安」接「漁陽鼓」地方是一大敗筆,不但整個氣勢中斷,而且顯得沒力,可以表現男聲氣的長度與力度的地方被浪費了。當然這些是我後來的體會,老姊的教法直接多了,她總是說大家要「水擱有力」!

比賽是在東海教堂裡舉行,系老闆拿出所有的領帶,大家一人一條。我們聽到第二名是「xx系」時,篤定是第一名了,可以說是欣喜若狂,簡直要把教堂頂掀了!

大二時,我沒有參加系上合唱團,但老姊(大四)還是出馬代工工系合唱團,還是獲得冠軍。大三時,老姊已畢業了,她也就交棒給大二學弟高經堯,但是她還時給予技術指導,那年我還是忙著不同的事沒參加,不過我湊巧是比賽主持人,我就幫忙伴奏翻譜,工工系還是第一名!

有一回我跟小董(辭修同學讀逢甲),在台中逛街,遇到老姊。老姊請我們吃水餃,你說這像不像個俠女?老姊現在夫唱婦隨,從事專業音樂活動及社會服務,同時還推廣兒童合唱,果然是個俠女!

 

 

東海大一英文(三)

Ms Morrety除了我們班之外還另外教一英文班,我們班是理、工、商學院組成,另外一班是文,法學院組成。她決定要辦一個小小聚會把兩班學生集合起來,她呢,會做巧克力—算是處女作—請大家吃。

聚會是在外文系館的一間大教室舉行(見下),不過那天她的處女作巧克力,是失敗的,成了巧克力糊!聚會,大家當然要自我介紹,我發現另一班有一個女生,也叫Nichole,她是政治系的,跟我辭修同學陳念平同班,我後來還跟他們一起修哲學概論,那是後話。

 


上回說到排英文話劇,好像是有一個星期六中午,她跟我們排了一下,我們就一起去逛校園,同行的還有另一個女英文老師。從新餐,女生宿舍,往東海湖走,繞東大附小回來,路上她很好奇問我們,結在樹上一顆顆的那東西是什麼?

It’s a fruit. Called 龍眼 or 桂圓

見到風箏也問,中文教什麼

It’s called 風箏.

Also called 紙鳶,紙鷂」(增加她的中文字彙)

Why so many names? They confuse us easily.

Because the ancient Chinese did not know there are foreigners.

她們最好奇的是蟬留在樹上的殼,更驚訝它的生命週期。

一年級就要節束了,Nichole 決定回美國,然後再回台灣,不過是回來時就要在台北專心學中文。她要好好照寄張像,好留作紀念。然後我們全班就在校友會館聚餐, 也算是餞行。

我問他是什磨時候的飛機,説不定我可以去送她,因為我就住在機場附近。七月二日,上午我陪完第二次挑戰但專聯考的辭修哥們,我下午就到機場送她,她在機場見到我,一時感傷竟然雙眼泛紅。

我跟她陸續有聯絡一直到大三,後來我不小心把一本通訊錄遺失,也把她的地址弄丟了。這回寫這幾篇,掃描這些舊相片,才又見到她寫在相片後的字。世界很小,説不定還真能又見面!

東海大一英文(二)

我跟高中同學聊起英文課,小馬説他在美國的大姊給他一盒紙牌,他只知在美國很紅,但不知該怎麼玩,於是交給我帶回東海問英文老師。

Ms Morrety 見我從書包中拿出那牌,立刻就說"UNO!” ,一時間也教不會, 於是約我中午到外文系館她多找個朋友,好一起玩。當天中午第五節課的時段,我們就在外文系館的茶几上玩UNO. 看的出他們玩地非常高興,還一直問我這牌是哪來,在台灣哪裡可以買的到。

同時間我們跟Ms Morrety相處久了,加上她上課很活潑有趣,就開始以Nichole稱呼她。無形中英文課成了大一繁忙的課業中的一大調劑。我們很喜歡慫恿她到室外上課,大家在草地上坐一圈,然後就這樣上課。反正都是練習英語會話,室外也比較輕鬆。有一回開課五分鐘了她還沒到,我們在走廊站成兩排,見她急急忙忙趕到,就在她快步走過我們中間,一個僑生以讚嘆的口吻脫口而出"Beautiful!”,稍後只見她臉色泛紅站在台上,不知是走的太快還是不好意思。

底下這張照片是Nichole照的,是要寄給她在美國的家人看的,相片中不難看出我的位置就在第一排中央,我桌上的是辭修書包。左後方的女生是會計三的學姊。不知為什麼會跟我們一起修英文。我COBOL程式設計課的第五個作業,150幾行,以現在標準來說是小意思,可是當年我打是還是一指神功時,多虧她幫我敲進電腦。

 

 

這學姊之所以會幫我,主要是因為我們「英文話劇」同一組,大部分的人都找同系同班的一組,這樣比較好排練,我們這四個剩下來的:她,Alexander (祝興),還有另一位同學,我們四人還自四個系成了一組。因為學姊比較文靜我們就分派了很簡單的角色給她,我們三個人多演一些。班上演出後,沒想到老師給我們最高分, 要代表我們班去比賽。我們利用星期四的第三節課排練,星期四的第二節還有第四節都是英文課(很奇怪的排課法),練了一會也沒什麼好再練的,反正劇情編好,主要就是大家就各自編台詞罷了。三個男生湊在一起,沒啥事好作,反正已在外文系館,就決定去找老師聊天,經過她窗外時,聽到她正在練習朗讀小學課文,等她一告段落,我們一致掌聲鼓勵,她被我們誇獎很不好意思。就出來跟我們一起去新餐喝果汁。我們這組話劇,居然又過關斬將一次,晉級到最後的聯合演出。

 

(未完)

東海大一英文(一)

旅居美國南方多年,偶爾有美國人會問起我這「外國人」,為什麼我的英文這麼「好」?還有我那Duncan的名字是哪來的,難道我們中國人的名字跟西洋人一樣嗎?

這些都得從東海的大一英文說起。東海的大一英文是打破科系別,按程度編班,一共分三級,以leve 1, level 2 及level 3稱呼。如果是level 3 英文必須要修兩年,其他兩級只需讀一年。一、二級的英文老師都是在東海學中文的外籍人士(大多是甫自大學畢業的年輕人)擔任,每班大約二十五人左右。第三級的老師則有華裔老師(會說中文)擔任。

分班是在新生訓練時舉行的,考筆試與聽力。成績並不公布,但是很快就分班完成。我是第二級。我這班上課的教室很奇怪,別班都是固定在同一教室,我們班卻是兩天在M館,兩天在外文系館。(但是我一開始沒有注意到)上課的第一天,我到了外文系館教室,教室空空等不到老師,一起的還有兩三個別系學生。我們等不到老師,就在去公布欄確認,才知道原來是在M館。

外文系館到M館,可以說是貫穿教學區的對角,等我們到M館大概已經開始了一大半。我們走進教室,好位置都已經被佔據了,講桌正前方有兩位置空著,女老師笑著招呼我們過去坐,我選了一個坐下。黑板上列著許多英文名字,老師說這些都是她朋友親戚的名字,要我們每們選一個,這樣她好記得著我們。我因為晚到大部分名字已被選走,我見還有兩個Duncan與Alexander,我毫不猶豫地選了Duncan,因為比較短。跟我一起遲到的化工系祝興就成了Alexander。

老師介紹她是紐約來的,Nicole Morrety, 中文名字莫英棋,22歲。我們都以Ms Morrety稱呼。她教學非常輕鬆,常坐在大講桌上上課,我一半因為坐在第一排,一半因為膽子比較大,就常跟她對談。

有一個天星期六中午,是個晴朗的好天氣,我跟龍嫂有約,要去東海別墅找她,然後一起去看電影。經過商學院後方時,我見Ms Morrety從前方走來,手上拿著一支拖鞋,另一支穿再腳上。她見到我做了個無奈的表情説

「它壞了」(因為不是上課,她是說中文)

「啊,妳完蛋了!」(我猜她聽不懂完蛋是什麼意思)

原來她的拖鞋(塑膠藍白拖鞋),因為前方的洞穿久了,變得大了,腳趾夾的那條塑膠就一直掉出來。我陪她走到外文系館,然後回宿舍拿我的拖鞋藉她。再去別墅找龍嫂。(題外話,龍嫂那天不舒服,所以沒看成電影)到了星期一上課時,她一直沒表示,我想八成她以為我把拖鞋送她了。下課後,她叫住我,然後臉紅的從書包中拿出報紙包好的拖鞋還我。

(M館教室前合影,前排中祝興、我、老師)

(未完)

 

 

東海回憶錄 — 合唱團(二)

朋友問起怎麼唱的都是「軍歌」?其實除了競賽曲我們唱的都是小品和民謠。我們的團歌還是西風的故事。

言歸正傳升上大二後,指揮廖智慧也升上大四決定交棒,新任指揮由我們同屆音樂系林馨文接棒,伴奏也換人擔任(是龍嫂社會系同學)。林好像比廖小一號,可是她們練聲樂的人, 音量大的驚人,好像一個小小的喇叭,但是有非常高的輸出。我查了一下,原來這也是一種不可能的任務(Mission Impossible)。指揮林馨文現旅居美國,專事音樂教育,同時是華音青少年合唱團指揮。

我對大二這一年民謠的記憶相對的較少,可能有幾個原因,一是我在其他社團的活動增加了不少,此外就是一件意外,太「突出」讓其他的記憶都模糊了。一回我們藉指揮生日辦活動,活動項目是當年很流行的大肚山古堡遊。

古堡(截自東海大學網站)

東海學生自發現後,引為別境以勝地。烤肉、聯誼、慶生、探險、作夢者終日不絕。有視之為風車,謀衝撞衝突如唐吉訶德者,有徒手攀爬,臨風慨嘆古今效陳子昂者,更有登臨以雄天下,矯然以中古騎士自命者,而這些年輕的騎士,總少不了大談他們的美人、傳奇。
而今古堡凋蔽,窗洞封鎖,昔日騎士美人,匹馬星散於四海,莫知其所終。

回程時天色已黑,指揮由我同學用野狼125載著,騎在大多數人後方,沒想到一個不小心,在經過飛彈部隊前方的轉彎路上,跌入路旁溝中!不是身處其中的可能覺得奇怪,這意外並不大啊,為什麼會讓其他記憶都模糊了呢?這回跟指揮經facebook連絡上,照當事人她的說法,她大學很多事都記不清了,但是她記得那件車禍,因為她被摔到「懸崖」底下!(水溝成了懸崖了)

 

底下是幾張照片應該是慶生會,地點是在工學院後方的階梯教室。這張照片背景是胡坤德老師的線性代數。相片中四人左起梁文虎(資訊),歐東義(建築),我,劉百鍊(數學)。百鍊也是我辭修的學長。

 

 

底下這幾張照片有當年的指揮,前後任團長,很多人我都記不得名字了,倒是長相還記得。 

 

 

 

 

未完 續合唱團(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