餘孽與遺跡

中國時報
2007.03.29 

餘孽與遺跡
中時小社論

一到選舉,中正紀念堂又成箭靶。現在,綠營不只要拆圍牆,甚至還有綠色立委主張,連主體建築也一併拆掉。

中正紀念堂只有二十多年歷史,綠營認為,不是古蹟。但是,這樣講好了:如果當年國民黨來台後,把日本總督府、總督官邸……等等大型宏偉建築,都當成「日本軍國主義餘孽象徵」,通通剷平,那麼,這些當年還「不夠老」的建築,早就灰飛煙滅。那樣一來,現在哪裡還有總統府台北賓館、監察院、中山堂等古蹟?

其實,總統府、二二八紀念公園這一帶,前清時期,就遍布巡撫衙門、市政使衙門、文廟、武廟、天后宮等傳統中式建築。日本佔領台灣以後,大搞「去清化」,毀城牆、拆舊屋,搞到現在,我們找都找不到前清遺跡,沒法追憶當年歷史。

國民黨來台,不管是基於「過客心態」,或者是捨不得拆,總之,這些日本殖民地官署原封不動流傳下來,半世紀後,遂成古蹟。

蔣家統治台灣四十餘年,就如同日據五十年,不管喜不喜歡,都是台灣的歷史。怎麼,國民黨沒拆日本總督府,民進黨倒想拆蔣家中正紀念堂?

共產黨當年搞文革,破四舊,毀掉一堆歷史文物,現在後悔莫及。阿富汗神學士政權鼓吹回教基本教義,炸掉佛教巴米揚大佛出氣,害得現在的阿富汗政府,還在拚命修復。

任何歷史都是現代史,難逃這一代人的好惡。但歷史文物沒有好壞,全應珍惜。政客們,何不以歷史視野來看待中正紀念堂?

 

週末戰士 Weekend Warriors

養了兩隻小狗

小狗到了半夜一有甚麼風吹草動就叫個不停

往往居高臨下對著鄰居屋子叫

吵的人睡不著

只好蓋個圍牆 晚上可以把牠們圈住

最後一張照片本打算模仿有名的 American Gothic

因為年齡不符 決定擺個007 pose

http://en.wikipedia.org/wiki/American_Gothic

曹劌論戰

前兩天翻書翻到”曹劌論戰” 中有一句話:”肉食者鄙,未能遠謀”,想是對政客們的鄙視自古已然.
今天決定找下”曹劌論戰”全文,貼出讓大家溫故一下

十年,春,齊師伐我。公將戰。曹劌請見。其鄉人曰:「肉食者謀之,又何間焉?」劌曰:「肉食者鄙,未能遠謀。」乃入見,問何以戰。 公曰:「衣食所安,弗敢专也,必以分人。」对曰:「小惠未遍,民弗从也。」公曰:「牺牲玉帛,弗敢加也,必以信。」对曰:「小信未孚,神弗福也。」公曰:「小大之狱,虽不能察,必以情。」对曰:「忠之属也,可以一战。战,则请从。」公与之乘。公曰:「衣食所安,弗敢專也,必以分人。」對曰:「小惠未遍,民弗從也。」公曰:「犧牲玉帛,弗敢加也,必以信。」對曰:「小信未孚,神弗福也。」公曰:「小大之獄,雖不能察,必以情。」對曰:「忠之屬也,可以一戰。戰,則請從。」公與之乘。 战于长勺。戰於長勺。 公将鼓之。公將鼓之。 刿曰:「未可。」齐人三鼓。劌曰:「未可。」齊人三鼓。 刿曰:「可矣!」齐师败绩。劌曰:「可矣!」齊師敗績。 公将驰之。公將馳之。 刿曰:「未可。」下,视其辙,登轼而望之,曰:「可矣!」遂逐齐师。劌曰:「未可。」下,視其轍,登軾而望之,曰:「可矣!」遂逐齊師。 既克,公问其故。既克,公問其故。 对曰:「夫战,勇气也。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彼竭我盈,故克之。夫大国,难测也,惧有伏焉。吾视其辙乱,望其旗靡,故逐之。」」對曰:「夫戰,勇氣也。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彼竭我盈,故克之。夫大國,

[翻譯] 鲁庄公十年的春天,齐国军队攻打鲁国。鲁庄公将要出兵应 战,曹刿请求见庄公。他的乡里人说:“做大官的人会谋划这件事, 你又何必参与呢?”曹刿说:“做大官的人见识短浅,不能深谋远 虑。”于是他入朝拜见庄公。   曹刿问庄公:“您凭借什么去同齐国作战?庄公答道;“衣食 一类用来安身的物品,我不敢独自享用,必定要分一些给别人。” 曹刿说:“这种小恩小惠没有遍及每个民众,他们不会跟从您去作 战的。”庄公说;“祭花用的牲畜、宝玉和丝绸,我不敢夸大,一定要忠实诚信。”曹刿答道:“这种小信不足以使鬼神信任,鬼神 是不会赐福的。”庄公说;“大大小小的官司案件,虽然不能—一明禀,也一定要处理得合乎情理。”曹刿说;“这是尽心尽力为民 办事的表现,可以凭这个同齐国打仗。打仗的时候,请让我跟您 一同去。”   庄公和曹刿同乘一辆战车,在长勺同齐军交战。庄公正想击鼓进兵,曹刿说:“不行。”齐军已经击了三通鼓。曹刿说:“ 出兵了。”齐军被打得大败,庄公准备驱车追击。”曹刿说“还不行。”他下了车,察看齐军车轮的印迹,然后登上车,扶着车轼瞭嗏望齐军,说:“可以追击 了。”于是开始追击齐军。   鲁军打了胜仗之后,庄公问曹刿取胜的原因。曹判回答说:“打仗凭的全是勇气。第一次击鼓时士兵们鼓足了勇气,第二次击 鼓时勇气就衰退了,第三次击鼓时勇气便耗尽了。敌方的勇气耗尽时,我们的勇气正旺盛,所以会取胜。大国用兵作战难以预测, 我担心他们设兵埋伏。后来,我看出他们的车轮印很乱,望见他们的旗帜倒下,所以才去追击他们。難測也,懼有伏焉。吾視其轍亂,望其旗靡,故逐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