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海大一英文(三)

Ms Morrety除了我們班之外還另外教一英文班,我們班是理、工、商學院組成,另外一班是文,法學院組成。她決定要辦一個小小聚會把兩班學生集合起來,她呢,會做巧克力—算是處女作—請大家吃。

聚會是在外文系館的一間大教室舉行(見下),不過那天她的處女作巧克力,是失敗的,成了巧克力糊!聚會,大家當然要自我介紹,我發現另一班有一個女生,也叫Nichole,她是政治系的,跟我辭修同學陳念平同班,我後來還跟他們一起修哲學概論,那是後話。

 


上回說到排英文話劇,好像是有一個星期六中午,她跟我們排了一下,我們就一起去逛校園,同行的還有另一個女英文老師。從新餐,女生宿舍,往東海湖走,繞東大附小回來,路上她很好奇問我們,結在樹上一顆顆的那東西是什麼?

It’s a fruit. Called 龍眼 or 桂圓

見到風箏也問,中文教什麼

It’s called 風箏.

Also called 紙鳶,紙鷂」(增加她的中文字彙)

Why so many names? They confuse us easily.

Because the ancient Chinese did not know there are foreigners.

她們最好奇的是蟬留在樹上的殼,更驚訝它的生命週期。

一年級就要節束了,Nichole 決定回美國,然後再回台灣,不過是回來時就要在台北專心學中文。她要好好照寄張像,好留作紀念。然後我們全班就在校友會館聚餐, 也算是餞行。

我問他是什磨時候的飛機,説不定我可以去送她,因為我就住在機場附近。七月二日,上午我陪完第二次挑戰但專聯考的辭修哥們,我下午就到機場送她,她在機場見到我,一時感傷竟然雙眼泛紅。

我跟她陸續有聯絡一直到大三,後來我不小心把一本通訊錄遺失,也把她的地址弄丟了。這回寫這幾篇,掃描這些舊相片,才又見到她寫在相片後的字。世界很小,説不定還真能又見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