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嶺潭劫後餘生記 — (中時部落格嚴選好文)

最近發現中華民國工兵論壇網站,讓我想分享一下: 從小就聽我老爸說過他草嶺潭劫後餘生的故事 民國四十年,老爸18歲才隨軍(被拉伕)來臺一年,與所屬工兵營在草嶺構工,不幸山洪暴發,七十四名官兵同時罹難,五十六人逃生.工兵連連長殉職, 隨後國防部立「梅嶺忠魂紀念碑記」「草嶺兵工殉難官兵墓誌碑」、「梅嶺忠魂」碑,紀念此一事件. 詳細碑文及相片可在此一網頁見到 http://www.ttvs.cy.edu.tw/kcc/928mei/ms.htm" 在此節錄部份碑文如下

戡亂軍興之四年,大軍由舟山會台灣。明年夏,我第七十五軍十六師工兵營,奉命從事於 太平至草嶺公路之通鑿,(…略…)以需時二閱月歷二十有七日而告成。觀者驚愕,聞者讚嘆。 驗收蕆事,分別返防。乃因紳民環請,復留第三連之兩排、第一連之一排,由連長李柏春 、副連長童清心領率整修另一坍方。適豪雨綿五晝夜,潭水激增,壩圮石傾,吞然湧潰; 一億立方公尺之洪水,一瀉而下。未逾時,即達營門,瞬息間,夷駐地為澤國。官兵百三 十人,僅五十六人倖獲生還;餘七十有四人,卒葬身洪濤,壯烈死難,時民國四十年五月 十八日正黎明也。當浸瀰漫時,夜黑暴風雨,呼救不相聞;連長李柏春素諳水性,不事泳 逃,從容指揮部屬避難;同仁亦能搶護武器,不圖先免。柏春見事無可為,始自戕以殉職 。下士張冬夢本已攀木離險,因回救上士鄧友波,己身竟埋巨浪。其臨難不苟、捨身成仁 ,均足以光日月,嗚呼壯哉!(下略)

以下是我老爸記下他個人生死一線間的故事, 是為正文, 並作以上碑文補充 第一頁 第二頁 第三頁 第四頁

民國39年5月16我們被75軍16師工兵營以協助部隊移防理由拉伕上船。(被騙的)上船後換上軍裝冒名頂缺,從(浙江)定海到臺灣航程三天三夜,第四天上高雄碼頭,有大批學生歡迎,每人發麵包一個香蕉兩只,從碼頭行軍到高雄車站,搭上運煤火車至西螺國校,作為期兩個月新兵訓練。

九月間部隊移防至台南佳裏,修建陣地堡濠溝,以防敵人來犯。兩個月後,部隊移至鹽水國校,不久工兵營奉命擔任草嶺潭兵工建設,從太平開路至草嶺潭,全長十幾公裏,草嶺潭水庫有一億伍千萬立方公尺水,擔任俢建工程部隊共800餘人,除工兵營外,尚有其他單位加入,總指揮官是工兵營陳得粱中校,我們第三建,連長浙江東陽人李柏春少校.在上山前他中到愛國獎劵5萬元,最高20萬,當時5萬元可以買青埔(註:現高鐵桃園站)房子5-10棟,連長對我們這批青少年很好尤其照顧我,不參加工兵爆破等危險工作,要我經管工兵器材.隊上官兵不分晝夜趕工,終於在41年4月底完工,連長奉命留守工地,計全連官兵122人.等待臺灣省政府來驗收交接,(你記着施伯伯他當時留守 鹽水擔任文書上士)

誰知從5月1日起每天雨下得不停,直到5月18日早晨,洪水沖進營房,能住800人得營房全是竹子茅草克難營房,其他部隊完工後均已開往他處,僅有我們這一連留守,在這兩週內每到深夜,均有白髮老人岀入營房,敲打竹床,有一位醫官他原留守在鹽水國校,軍醫官編製在營部,誰知他和我們第三連副連長,同時愛上鹽水國校工友,怕兩人爭風吃醋岀事,于是在五月一日調到山上和我們住在一起,在岀事前兩天晚上,他向我們連長說,在他睡的地方,到深夜有白髮老人來叫他起床(800多人的茅草克難營房含廚房庫房是很多棟)連長告訴他別怕,借你一支手槍壓在枕頭下,鬼不敢來打擾你。

16日晚上連長也覺得怕,17日晚上就要我和一位盧文書上士睡在他的前間房子做伴,事后檢討凡見到、聽到靈異的官兵均罹難。再提示草嶺潭是天然形成,如同石門水庫,左右兩側均是高山,無人能上得去,平時猴子成群在玩耍,高山兩側均有5-6公寬深溪,假日我們去捉蝦魚,有兩側溪溝中間就是盆地,克難營房就搭在這盆地上。     

5.18日起床哨是05:30,6點點名,因從5月1日起一直大雨不停,早上無法集點名,均改擦武器保養,我和文書上士洗好臉已是5:45,此時營房已進水,我倆報告連長,他即刻起床找值星官,等他找到值星官(排長見習官屈xx為孫立人軍訓班學生)已及時太晚,大水已接近膝蓋,連長非常生氣,指責值星官為何不早報告他,拿手槍指着他,他以為連長要開槍,拚了一死往急流的溪溝逃去,隨急水沖走,他命很大,在溪溝間抓住一樹枝爬到另一山頭,不過他逃的二至三分鐘內僅有急水往下沖,並無大浪,他當時很清楚,我們沒有生存機會,他從山頂往下看得很清楚。隨后他跑到嘉義軍部,說自己拚了九死一生前來報信,獲得軍長嘉許及記功,后來  13位軍官全部罹難,小兵無管道申訴,屈員說了就是真的。      

再談我們等待盆地上官兵,想架橋,對面無人協助,丟繩索鈎不到樹枝,唯一希望水庫缺口不要再加大,事實卻相反,山上缺口愈開愈大,那就是山崩,洪水快速沖下山來,情況如同萬馬飛騰,所有克難營房全倒,大家橫竪求生無望,連長很好,要我們抱住公文箱,並命令所有官兵把武器以大背式姿勢擕帶(請問美國陳排長什么叫大背式)武器是軍人生命,人在槍在,人死槍丟,別無選擇。在此緊要關頭,奇蹟岀現,洪水被下面小山頭擋住去路,形成大海回流,把所有倒塌的克難營房竹子毛茅,回成一團,忽上忽下.一高一低有5樓高度之差,我們部隊官兵站在盆地最高位置,水已胸部接近竹靶,如果能爬上竹靶,大浪打來可以到山腰,求生就有機會,當時我回想小時候有人說,落海或落河第一步脫了鞋子,水鬼不再找你,我脫了鞋,不管武器是第二生命,我把它丟掉,穿着背心短褲,往竹排爬,有一位老鄉已爬到竹排上,順手拉我一把,此時大浪迅速打來,竹排很快升高到山腰,我倆人同時抓住樹枝,也有一位老兵他已抓住樹枝,但中心未站穩,回頭拉另一位老兵,結果被拉的爬上來,拉他的老兵掉下去。時間從6時開始,到6時40分就結束,1億5仟立方尺水沖乾,你想速度好快,罹難74人獲救64人,在梅山立有紀念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