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人物都該再讀一次岳陽樓記

聯合報社論 http://udn.com/NEWS/OPINION/OPI1/3179142.shtml

陳水扁拿什麼押在他的賭桌上?

陳水扁欲「廢統」。施明德作的比喻最是鮮活,他說:「何必把已經丟進垃圾桶的紙屑撿起來再丟一次?」

就實質言,國統會及國統綱領其實已經作廢。今天正巧是國統綱領問世十五周年,現在看國統綱領,徒見當年制定者之昧於世局與一廂情願而已。問題正出在這裡:陳水扁、北京當局、美國當局及台灣人民,皆知國統會及國統綱領在實質上已經作廢,為何陳水扁仍要大張旗鼓再廢一次?

別 說大家都弄不懂何以陳水扁要「把紙屑撿起來再丟一次」,恐怕連陳水扁也不 知道他自己在做什麼。因為,在「四不一沒有」的架構中,廢國統會及國統綱領是唯一不涉憲法層次的項目;即使廢掉了國統會與國統綱領,在憲政意義上並不能增 進「台獨」的實質進度。何況,在總統府與美國交涉中,據悉亦反覆強調「不會改變現狀」。倘係如此,則何不就讓紙屑繼續留在垃圾桶中?

政治人物都該再讀一次岳陽樓記

岳陽樓記 范仲淹

慶歷四年春,滕子京謫守巴陵郡。越明年,政通人和,百廢具興,乃重修岳陽樓,增其舊制,刻唐賢今人詩賦於其上;屬予作文以記之。

予觀夫巴陵勝狀,在洞庭一湖。銜遠山,吞長江,浩浩湯湯,橫無際涯;朝暉夕陰,氣象萬千;此則岳陽樓之大觀也,前人之述備矣。然則北通巫峽,南極瀟湘,遷客騷人,多會於此,覽物之情,得無異乎?

若夫霪雨霏霏,連月不開;陰風怒號,濁浪排空;日星隱耀,山岳潛形;商旅不行,檣傾楫摧;薄暮冥冥,虎嘯猿啼;登斯樓也,則有去國懷鄉,憂讒畏譏,滿目蕭然,感極而悲者矣!

至若春和景明,波瀾不驚,上下天光,一碧萬頃;沙鷗翔集,錦鱗游泳,岸芷汀蘭,鬱鬱青青。而或長煙一空,皓月千里,浮光躍金,靜影沈璧,漁歌互答,此樂何極!登斯樓也,則有心曠神怡,寵辱偕忘、把酒臨風,其喜洋洋者矣!

  嗟夫!予嘗求古仁人之心,或異二者之為,何哉?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居廟堂之高,則憂其民;處江湖之遠,則憂其君。是進亦憂,退亦憂;然則何時而樂耶?其必曰:「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歟!」噫!微斯人,吾誰與歸!時六年九月十五日。

老師的信

旭龍:

聆聽三方會談之後,感慨甚多,或許是年歲已老,對於往事較易觸情吧.
見到你們離開高中生捱已廿餘載的人,仍能引用正氣歌暢談無礙,
對於此時台灣去中國化的文化斲喪,有著極大的諷刺與對比,你們讓我
深感佩服,並也感受到諸君對於身為中國人的文化執著.同時也讓我對於
國文教學的熱誠將是一股最大的助力與動力.另外,提供一些資料給汝
曹參考之
.

,文天祥死後衣帶上遺言:孔曰成仁,孟曰取義,惟其義盡,所以仁至.
讀聖賢書,所學何事?而今而後,庶幾無愧.
,百沴自避易.
,吾最欣賞其詩為: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臧正一筆

“及義小站”站主, 及”老臧”老師的真實身份至此已完全揭露了. 老師, 何須言老?

及義小站

我們是一群辭修高中同學, 畢業後前十年雖然常保連絡,但隨著年紀增長,學業及工作將每人推到了不同時空. 大陸/美國/加拿大/德國, 不再只是地理名詞,而是工作與生活的地方. 2002一老同學過世,又將我們在這電子世界聚在一起. 多年來少人共享的記憶, 遂有了新頻道. 我們設立了一個Mailing list(就稱它”1982″ — 高中畢業的那年)來分享新的訊息.

我們同班/同校一至三年不等, “辭修”是我們共同的學校,”老臧”是我們共同的國文老師, “言不及義”是他罵我們的話, 為了紀念那段難忘的歲月,且將這”部落格”稱為”及義小站“. 至此:

  • 聚義廳—梁山泊好漢大碗酒大塊肉的地方
  • 講義雜誌—主張一篇文章就可能改變你的一生
  • 及義小站— “孔曰成仁,孟曰取義,惟其義盡,所以仁至.讀聖賢書,所學何事?而今而後,庶幾無愧”, 又在言不及義…

讀過講義雜誌吧, 每期皆有一插頁文章都提到雜誌源由: 一群建中同學在畢業二十多年後(1985)所創辦. 當年高一的導師也成了雜誌社的最高顧問. 雜誌並以導師先祖所辦私塾”講義堂”命名.

子於是日哭,則不歌

<<論語述而第七>> 子於是日哭,則不歌 

本日不談笑

北榮民總醫院今天發表新聞稿,總統府資政、前行政院孫院長運璿先生,因急性心肌梗塞併發急性心臟衰竭及敗血性休克,雖經醫師全力救治,仍不幸於九十五年二月十五日零時三十三分病逝於台北榮總,距生於民國二年享年九十三歲。

http://udn.com/NEWS/NATIONAL/NATS2/3166669.shtml

陳誠一頓餃子 孫把終身賣給台灣


記者李祖舜/台北報導

總統府資政孫運璿早年曾應世界銀行之邀,前往西非奈及利亞協助興建大電廠。多年後孫運璿曾主動透露一段祕辛,表示因為與已故閣揆陳誠有一段「官邸水餃」之約,所以即使世銀力邀他多留兩年,孫還是如期返國,展露了他重然諾的一面。

孫運璿事後在談及這段陳誠刻意栽培他的歷史時,還曾強調他就是因為吃了陳副總統一頓山東餃子,「我就把終身賣給台灣了」。

孫運璿前些年曾出席一場紀念陳誠百年誕辰的口述歷史座談會時提到,在他擔任台電總經理時,有一天陳誠邀他去官邸,陳提及世銀代表有意向政府借調他去奈及利亞興建大電廠,結果陳誠聽說他是北方人,就請自己的太太煮了兩碗水餃給他吃。

孫運璿說,當時陳誠問他為什麼要到非洲,他坦率地對陳報告:「院長,我跟你老實講,我太窮,我受不了,我家人太多,薪水不夠,母親生病,我沒有辦法再養她,我再做下去,越做母親的年紀愈老,越會有病痛,我很想改善生活」。

當時陳誠聽了孫運璿的話,還主動表示要為孫加薪,要他不要去非洲,結果孫運璿卻說,「院長,你不能為我加薪,我一人加薪,那我的同事怎麼辦?」。

當時陳誠要求孫運璿任務結束一定要回國,孫當下立刻說:「我今天吃了 你一頓 餃子,我答應你,三年期滿我一定回來。」結果,外調三年期滿,世銀果然要求他再留兩年,但孫運璿回說即使世銀再給他加倍薪水,他也不幹,堅持回國。在他返 國後,陳誠就把他介紹給蔣中正與蔣經國父子,不久後孫運璿就被發表為交通部長,展開了他的政壇生涯。

http://www.tsshs.tpc.edu.tw/new_tsz/school/school_content.htm

本校創辦人陳履安先生秉承 故副總統辭修先生獎掖後進作育英才之
志,倡議創辦一所完全住校之學府,旋即
商得陳誠先生獎學基金會董事會之贊助,暨各界之捐輸,遂於六十年三月進行建校事宜,擇定現址,興建校舍,命名為辭修高級中學

既而籌組董事會,恭推陳譚祥女士為首任董事長,聘楊光華先生為校長,
六十年八月第一屆招生七班。七十年六月第四屆董事會改選,陳曹倩女士為繼任董事長,八十二年十二月第八屆董事會改選,推陳履慶先生為現任董事長。七十三年六月校長轉任公職,董事會聘薛德愍先生為繼任校長。八十四年
七月校長退休,董事會聘請邱億明先生為繼任校長。八十九年七月校長退休,董事會聘請戴曉影女士為現任校長。

三方會談

會客室開播以來首度三方會談

艾科卡如何? 張忠謀如何? 聽刷子在東莞仔細道來!

誰是俠者? 誰是行者? 誰又玩得像"蝴蝶"理論?

不感慨 "牛驥同一皂,雞棲鳳凰食。"

但常思 "哲人日已遠,典刑在夙昔。"

聽聽文天祥的正氣歌在此的"笑果"!!

MP3: [audio:http://blog.historybegan.org/upload/2006-02-14.mp3]

歡迎下載收聽
中國廣東東莞 刷子
美國密西西比 白髮魔男
德國特里爾市 周肥

20060214 三方會談熱情放送

西洋情人節

本集特別來賓小馬

MP3 上集: 小馬談個人投資理財
MP3 下集: “股神”或”神股”, 西洋情人節, 公地的悲劇

附記:小馬找不到Microphone, 所以請調大音量收聽.

李敖/立法委員

西洋情人節在台灣流行,對近幾年來台灣的本土化運動是個反諷,馬克思有本名著叫「哲學的貧困」,台灣現在是驗證了「本土化的貧困」。

台灣不只流行西洋情人節,還有日本的情人節,中國七夕的情人節,這根本是文化認同的混亂。就好像台灣有人要綁黃絲帶,懷念沒有回家的人,這是人家西洋流行歌曲裡的東西,我們硬生生的學來,真是不倫不類。

台灣出現文化認同的混亂,是因為台灣只有淺碟文化,擋不住強勢文化的入侵,情人節被商業活動強勢推銷,我們是可以理解的,但外面那些被作弄的人,卻顯得很蠢,也反映他們的文化沒有根,只會生硬的接受別人的東西。

近來,許多人高唱本土化,情人節反諷了本土化的不足,台灣在過去就是中國歷 史中的邊陲,有移民者的勞動生活,但是沒有文化,現在硬稱有文化的樣子,但是情人節的現象已經告訴大家台灣本土化的貧乏,就好像某些小寫的英文字母,拚命 寫得再大,還是小寫的字母。(記者高凌雲/採訪整理)

岱山島

我父親也是岱山島人,民國三十九年時十七歲,被”拉民伕”來臺.有一天我也要寫出他的故事

以下故事取自聯合報
來源: http://udn.com/NEWS/NATIONAL/NATS1/3160388.shtml

【記者蔡惠萍/台北報導】

老兵返鄉運動催生者之一的姜思章,一九五○年上學途中在老家浙江省舟山群島的岱山島,來不及向父母拜別,就被國民黨大撤退時強拉入伍來到台灣,當時,他差四個月才滿十四歲。

早在兩岸開放探親的前五年,姜思章就突破重重禁令,在離家卅二年後,見到猶在老家苦苦等候兒子的雙親。

姜思章來台不久,就在台灣報紙上看到父親登的尋人啟事,當時兩岸信件尚可流通,他按著廣告留下的地址寄回家書,父母才知他去了台灣。不久後,台灣政府嚴格限制與對岸交往,關上大門後,他只能透過第三地與家鄉連絡。

但是想家的念頭日益澎湃。一九八一年,當時競選台北市議員的康水木受他之託,在政見發表會中首次公開要求政府應准許老兵返鄉探親,但受限於當時政治氣氛依舊高壓,因此未成氣候。

姜思章下定決心不再等待。透過大陸親友的牽線下,結識一位願意伸出援手與其母同姓的男子,對方佯稱是姜思章的舅舅,為他向港府申請香港居民身分證,讓他得以以「香港居民」的身分向台灣政府以「回鄉」名義申請出境,踏出返鄉的第一步。

一九八二年,姜思章抱著激動與忐忑的心情坐上前往香港的班機。一下飛機,見到了素未謀面的「舅舅」,立刻前往中國旅行社辦理入境大陸的「回鄉證」。當他進了中國旅行社的大樓,職員得知他來自台灣,立刻低聲要他到地下室,原來,國民黨政府在對面大樓安排特務日夜監視。

歷經百般周折,他終於在上海搭上開往舟山群島的船班。幾個小時的船 程,他卻 一刻也坐不住。當他看到既熟悉又陌生的舟山群島映入眼簾,似夢又真,眼前一片模糊。一下船,他看到分離了卅多年老母親及妹妹就站在碼頭的柵欄外等候著,顧 不得身旁擁擠的遊客,他當場就嚎啕大哭起來,因激動而癱軟的雙腳讓他幾乎是連滾帶爬撲倒在老母親跟前。

姜思章一踏進老家,發現老家的院落早已坐滿了聞風而至的村民,當時返鄉探親仍是禁忌,就連音訊都難得,因此,大家紛紛帶著在台灣親人的照片、地址、家書,託他幫助轉信、找人,一張張熱切又痛苦的臉孔深深地揪著他的心。

沒有走的路

 

[audio:http://blog.historybegan.org/upload/2006-2-8.mp3]

 

Download MP3: 精采絕倫(第三集)

第三集中提到的詩

沒有走的路     (美)羅勃.佛洛斯特

黃樹林裡分叉兩條路,只可惜我不能都踏行。
我,單獨的旅人,佇立良久,
極目眺望一條路的盡頭,看他隱沒在林從深處。
於是我選擇了另一條路, Continue reading “沒有走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