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海回憶錄 — 合唱團(一)

(前言:昔日民謠合唱團指揮老友, 畢業近25年之後, 藉Facebook又取得聯繫,以此為記)

前回說到我在東海的第一天晚上,學長帶我們這群無主新生,到女生宿舍找我們工工系合唱團指揮林怡文(音樂三, 大家以老姊稱呼)出來逛校園,偕行的還有指揮小老虎(音樂二)。往東海湖的途中,小老虎唱他們音樂系的創作曲,調子已不復記得,歌詞是『你當一科,我當兩科….』在此以前我從未接觸過讀音樂的人,沒想到他們都是很活潑的!在這逛校園的途中,我聽說了東海每年上學期都會舉辦系際杯合唱比賽,工工系不但囊括最多次冠軍,而且已經成了傳統, 一屆一屆的傳下來, 所有工工系新生都經此洗禮。 學長保證練唱時叫苦連天,比賽後終生難忘!(回到寢室後,說起有關合唱一事,沒想到我這孤鳥竟有此第一手消息。而且還見過指揮與伴奏)

隔天開始就是新生訓練,典禮中東海聖樂團(成員多是音樂系學生)唱東海校歌,女生團員穿鵝黃色連身長裙,我一眼就認出團員中指揮老姊(林怡文),這點其實不難,下文分解。聖樂團唱的真的是沒話說,東海校歌是名作曲家李抱忱作品,沉穩中帶著優美。這裡要離題說一下東海校歌:

美哉吾校 東海之東
挹重溟之巨浪
培萬里之長風
求仁與歸主
神聖本同功
勞心更勞力
專業復宏通
貫精麤於內外
東西此相逢
美哉吾校 美哉吾校
永生之光被四表
立心立命 立人極於無窮

官網的說法,

本校校歌以孫克寬教授所作之詞為基礎,經中文系同仁共同斟酌修訂……這首校歌將本校基督教教育理想、中國文化精神、勞作制度、通才教育、融合東西文化的立校精神,表露無遺。但完成後卻因「求仁與歸主,神聖本同工」一句引起嚴重爭論,周聯華董事長乃於四十八年十月十二日的第三十八次董事會議上聲明:「去年所採用之校歌業經決定不用,此後學校無論在任何集會之中亦不再唱。」延至六十四年十月始經董事會重新決議為本校校歌。

我以前讀徐復觀雜文,讀到他及中文系教授因歌詞一事受到校董會極大壓力及責難,由此可證,校歌寫成竟可擱置十六年,才再度啟用。期間壓力不難想像。

校歌教唱是由一位在校牧室工作的音樂系女校友負責,學姊好像是姓呂(?),完全美聲唱法。我後來才知道該學姊也好像擔任過民謠合唱團的指揮。

室友劉惟中的姊姊歷史三,男友是工工三學長同時也是民謠合唱團團長,我們有了這重關係,就放膽去民謠試唱,雖說試唱其實就是分部,(我對這是老土)沒去之前還是有點膽怯。試唱是在音樂系最大的一個小演奏廳,也是民謠團練的場所。試唱其實也蠻簡單的,我本來以為還要讀譜,其實只需要「mi-i-a-a-a」的往上(下)唱, 就算分部完成了。我們一行四人,我分在tenor其餘的都在bass.

初進民謠,其實唱的不是民謠,而是兩首在國父紀念館舉辦的大專合唱比賽歌曲:指定曲「國父遺囑歌」及自選曲「中國人」。 國父遺囑歌的歌詞自然就是國父遺囑,一字不多,一字不少。是我聽過屬於難聽的合唱曲。全曲為了表現莊嚴氣度,使用最多的就是全音符。4/4拍的歌,一小節可以配上好幾個字,要如何分配就看指揮的詮釋!

說到這就得介紹指揮廖智慧(音樂三)。現在到網上搜尋「廖智慧」,看到的大半是都是「聲樂家廖智慧」,另一半則是在個團體推廣合唱活動。真是與有榮焉。說回我一個菜鳥在Tenor,我看其他三人在Bass「成群結黨」好不羨慕,於是一天我鼓起勇氣跟指揮說,我小要換到Bass。指揮說我們唱一下,於是我又「mi-i-a-a-a」了一下,指揮聽了說:你的音色很好啊,就留在Tenor吧!還有你跟我以前一個學弟很像…。她不知道這對我是極大的鼓勵!我受到鼓舞就繼續留在Tenor。

合唱社團每個學校都能有,指揮是由音樂系聲樂學生擔任,當年做的到的學校可能不多。東海雖然不大,但是能有音樂系,實在是蠻可貴的。我從沒聽過現場的「美聲」唱法,所以初聽指揮示範唱的時候,蠻震撼的。有一回指揮要開演唱會,我們當然要捧場,我到場一看,哇,原來是很盛重的!(可見我當初多沒概念)指揮穿連身禮服,還小露一些(當然以現在的標準,可能屬於是滴水不露)演唱的歌曲可說是古今中外都有,想來這樣才可以顯示歌唱家的功力。

回憶這些往事時,才想起好像民謠有去淡水指揮家玩過。細節已經記不清處了。此外又想起許多學長、學姊:(試寫看看)歐東義、劉曉亭(後來當選為活動中心會長),萬水平,王馨(下任團長),傅惠萍(唱月琴比美鄭怡)、伴奏(不記得名字,但一頭長髮,適合拍洗髮精廣告)。

 

 底下相片攝於國父紀念館,比賽當日

 

 

 

 

 

 

未完,續合唱團(二)

1 thought on “東海回憶錄 — 合唱團(一)”

  1. 念平 says:
    大一為準備和唱比賽,音樂系兩位學姐來幫忙,其中一位,鼓勵我和另一位同學林新輝(小黑,聯合報記者)去參加學校合唱團甄選
    為了人情
    我就和林一起去
    應個卯
    記得是當時還有老外教授在場
    結果我倆都通過甄選
    但把我嚇死了
    只是去應個卯
    那敢當真
    後來也就沒加入
    DUNCAN 陳排:”精神答數!” says:
    哈哈 這種事真需要有人罩 才部會膽怯
    小黑我知道
    念平 says:
    我當時想,我是個屁啊,何德何能參加偉大的合唱團
    DUNCAN 陳排:”精神答數!” says:
    我不是說你,記得成語爛于充數的故事嗎? 到了現代就成了合唱團,大家一起充數
    要不都去獨唱了
    念平 say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