辭修回憶錄(1)

民國68年(1979)九月的某一天(?)是一個艷陽高照的日子,清早老爸騎摩托車載我到辭修,新生報到在此之前。我從未到過辭修,事實上我也從未認識任何辭修人。我唯一見過的辭修學生,是在南門國中辭修入學考時見到的監考學生。雖然“謠傳”辭修是軍事管理,我當時只是感到陌生及因陌生而來的一絲不安。老爸並沒有多做停留,我也不覺得他需要。

  接下來所發生可說一片空白,只記得大約十點多時,開始排隊“服裝儀容”檢查,檢查重點“頭髮”!記得當時負責檢查的是陳教官,只要是頸後頭發沒有剃青的一律不合格,偏偏我自作聰明,前一天理髮時,心想讀高中了,頭髮應該可以略長,於是跟理髮師說,頸後理三分即可,不需見青。不例外,我的頭髮不合格。

你想不合格能怎麼辦?很簡單,去理髮啊!去哪裡?如果有人說辭修現在是在郊區,鄉下,你可想像當年的橫溪,我回想老爸載我來的路上,學校附近見到的都是農田,哪來的理髮店啊!我不知道有多少人頭發不合格,只知道很多,(當年入學有8個男生班)。我從圖書館(報到處)走出後,心想,早上從橫溪方向來沒看到店面,出了校門到了路口,決定向左邊去找試試看,沿路上只見其他新生也朝同一方向走去,大家像螞蟻依樣一個接一個走, 數百公尺後,見大家轉到右邊的一條巷子裡去,就跟了進去。只見巷底有一間“家庭理髮”,不但裡面滿滿是人,外面站的也都是人,我想完蛋了,這不曉得還要等多久,左右也是閑著,我就與一位新生聊天,他就是我第一個認識的辭修同學──馮。過了一會,一對中年夫婦出現與馮講話,原來父母親都還沒走啊!我心裡這樣想著,馮伯父提議到街上找找其他理髮店,不要留在那裡等,馮伯母說走吧!坐我們車一起去,我想這下可遇見救星了,馮伯父帶路,走去停車的地方,到那一看,哇!是台賓士大轎車,可是怎麼另外還有一個馮伯父也在那呢,疑惑很快就解決了,原來第二個馮伯父才是本尊,前一個是馮家的司機,(這種小說中的豪門情節,居然叫我遇上了)。在車上馮伯母問我是哪一班,我說是一年一班,巧的是馮也是一年一班,很快的,車子就要到橫溪了,在街旁有一間理髮店,馮伯父說就這吧!馮說:“不要,沒有冷氣。”我心想:“天啊!趕快理理回去完成報到手續吧!”可是在那情況下,這話輪不到我說,我們繼續找下一間理店,車開到橫溪了,橫溪街上恰巧有一間理發店,看進去有些暗暗的,可確定的是也沒有冷氣!記不得是馮伯父還是馮伯母說,就這裡了吧,不要再找了,再找要到三峽去了。

  進了店裡,老板娘從店後面走出來,原來才買菜回來,還正在洗菜呢。老板與老板娘分“頭”並進,很快就理好了。馮伯母還為我出了理費。

  頭理了,趕快回去完成報告手續,領了印有我學號68025的帆布袋,裡面有著三年後要用的棉被,床墊等物,我背著布袋,依照分配到103寢室,那時已接近中午十二點了,進了寢室,見到大家床舖都要整理好了,我才剛到,心想可別再出什麼差錯,照說接下去,應去餐廳吃飯了,可是我對這段經過可說是完全空白,只記得午飯後又回到寢室,開始了第一次的午休時間。

8 thoughts on “辭修回憶錄(1)”

  1. 我也是103寢室
    那個時代 辭修是貴族學校
    外省子弟 如旭龍弟 佔五成以上
    不是說 你們是權貴 而是外省人較注重教育
    馮算小咖
    一次直昇機降落操場
    只為本屆某人送東西
    這是事實
    只不記得是那位同學

  2. 學長,

    這麼久遠的事,居然還能描述得這麼歷歷如目。
    太佩服您了

    十二屆的學弟.
    ps. 我是 104 寢室(就是最尾巴那一間)

  3. 學長的好記性 我也佩服

    我報到那天 也是父親載我去的
    當時 車一從橫溪口轉進
    我的前方 儘是一片山頭
    頓時心裡失望到不行

    “怎麼來到了深山修行 這一待可是3年啊”

    而我當天唯一印象深刻的 是站在寢室用具分發那一攤後面的學長
    他面帶微笑細心地解說 倒是讓我不安的心情 回穩一點

    然後我爸也是…. 很快就離開了!!

    我真納悶 父親怎麼捨得第一次出遠門的女兒?

  4. 小弟是一年三班,跟旭龍兄同樣是在校門口旁的二樓教室,寢室是205。
    各位所描述的情節,正確名稱應該是!
    只記得當天早上天色異常陰暗,在台北市弘道國中旁搭上遊覽車,一路開往辭修。
    還記得宋教官(時任主任教官)介紹辭中的食衣住行,隨著兩天一夜的始業式結束,接著……故事就開始啦….有些人心不甘情不願地唸辭修,一心準備轉學考試;有些人忙著參與社團(天韻社及辯論社都是當時粉紅的社團);當然,也有人在找尋春天(當時流行的行話是把春,現在是把妹)……可以說,高一的生活就是在忙(課業)與亂(寢室內務)中,心虛地度過了…..

  5. 小弟是一年三班,跟旭龍兄同樣是在校門口旁的二樓教室,寢室是205。
    各位所描述的情節,正確名稱應該是新生始業式!
    只記得當天早上天色異常陰暗,在台北市弘道國中旁搭上遊覽車,一路開往辭修。
    還記得宋教官(時任主任教官)介紹辭中的食衣住行,隨著兩天一夜的始業式結束,接著……故事就開始啦….有些人心不甘情不願地唸辭修,一心準備轉學考試;有些人忙著參與社團(天韻社及辯論社都是當時粉紅的社團);當然,也有人在找尋春天(當時流行的行話是把春,現在是把妹)……可以說,高一的生活就是在忙(課業)與亂(寢室內務)中,心虛地度過了…..

  6. 看到學長這篇理髮記,熊熊讓我想起那年夏天的光景,那時我因為頭髮不合格,只能利用下午17:30下課後,無法吃晚餐地走出校門去理髮(地點也正如學長所描述出校門左轉…..),沒想到一走到理髮店,店內人山人海,但當時高一的我只能笨笨的一直在站著等,等到了19:20後還沒輪到我,晚自習10分鐘後就要開始了,就只能悻悻然的回教室去。這樣一搞不僅沒吃晚餐,連澡也沒洗,只能等到22:40後(22:10熄燈,規定30分鐘後才能出寢室)再偷偷的到浴室用非常小量的冷水洗澡…..

  7. 這種事大慨只有辭修才有;人生地不熟,走那條路,不知有無問自己為什麼想不開要讀辭修?學弟,你是哪一屆的?我們那時事10:30熄燈。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